我知道了
只能和您说声“对不起”
本报记者 蔡剑涛 通讯员 周继坤
本文字数:1027

“父亲走了!”接到电话的时候,白驹派出所民警张晓明的眼眶一下子潮湿了。

岳父卧病在床已经有些时日,但作为一名警察,张晓明没有时间侍奉左右。有时候,刚到病榻前,一个警情电话,只好又匆匆离开。

春节前,老人的病情越发恶化,医生委婉地表示要“早做准备”。一切尽在不言中,家人含着泪默默将老人带回了家。张晓明不无愧疚地和大家约定:“今年春节,我哪也不去。就让我尽尽孝、陪陪老人,让我洗碗做饭谢谢大家。”

可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断了张晓明所有安排。“如果不嫌我老的话,我报名!”没有丝毫犹豫,53岁的他主动请缨,加入到“党员先锋队”。在派出所早已打印好的值班表上,一天不隔,张晓明连续写下自己的名字。

白驹镇狮子口村和海宁社区是张晓明分片管辖的区域。两个村(居)近万人,作为典型的劳务输出型村(居),这里有不少村的居民在疫区务工。他们春节返乡,必将带来疫情传播的潜在风险。

越是危险越能考验党员干部责任和担当。张晓明带着上级交办的核查人员名单,一家一户摸排核准,坚决不放过任何可疑人员。1月27日晚,有信息显示,狮子口村村民王某已从疫区返乡回丰。当夜走访中,王家人连连摆手,声称并未回家。可为什么在交流过程中,他们又反复询问是不是从湖北回来的人都要被“抓起来(隔离观察)”呢?凭着多年工作经验,张晓明敏锐觉察到这家人应该“撒了谎”。

怎么办?张晓明不露声色地拨打王某的电话,但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关机?这更加坚定了张晓明的判断。他深知,王某来自疫区,如果不能及时隔离,后果难以设想。张晓明不厌其烦地和这一家人摆事实、讲道理,普及疫情防控知识,宣讲疫情防控政策,最终王某妻子吐出了实情。凌晨时分,张晓明突破层层障碍终于找到王某,不仅训诫教育,还要求他本人及藏身的亲戚一家居家观察两个星期,坚持每天测量体温两次。

面对普通群众,仅仅有个交代还不够。此后,张晓明坚持每天上午和下午,两次登门检查,了解王某和其亲戚一家居家隔离情况。他的日子,被疫情防控塞得满满当当。2月5日,岳父永远地闭上了双眼,这时张晓明还在登门跟踪随访中。

扑进家门,张晓明泪花滚滚。他在白驹镇机关任职的妻子,递过一张纸巾,一句话说不出来。张晓明何尝不知道,妻子也是连续作战在战“疫”第一线,同样10多天没回家,同样没有见到老人最后一面,只是偶尔忙里偷闲,通过电话、视频了解一下老人的状况。

“对不起,对不起!”夫妻俩齐齐跪在父亲的灵柩前。然而只是几分钟,电话又响了,战“疫”没有停止,他们甚至来不及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