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了
洋荷花
刘桂先
本文字数:1931

 

那年,荷兰花海的郁金香,第一次在斗龙港畔的土地上开放。

第一批走进荷兰花海的不是慕名而来的海内外游客,而是附近的农民。他们原本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为了建设荷兰花海,他们流转了脚下的土地。今天,昨日的主人,变成了荷兰花海请来的客人。

郁金香开得正盛。红的、粉的、黄的、黑的……装点出色彩斑斓的世界。近处是花,远处还是花,满世界都是花。他们找不出赞美的词,只是反反复复地啧啧称道:“好看,好看。”

“这花我以前好像看到过。”人群中有人轻轻地说。

尽管声音很低,但正在给大家讲解的荷兰花海技术员、农艺师大伟还是听到了。

说话的是位老人。白发、黑脸,背弓、腰弯……此时,他出神地看着眼前的郁金香,显得非常兴奋。

“您见过郁金香?”大伟问道。

“我记不清了,好像叫……叫洋荷花,但这种花我肯定看到过。”老人认真地说。

“你就吹吧。”

“你是在电视上看到的吧。”

“这是外国的洋花。你盐城都没去过,还说看到过这种花。”

“这花不叫洋荷花,叫郁金香。”

老人话音刚落,身边的乡亲都“哈哈”笑了起来,七嘴八舌地揶揄道。

“好好好,算我吹牛!”老人生气了。他先是摆摆手,随后把双手往背后一抄,转身“噔噔噔”向外走去。

“大爷!”大伟追了上去。老人头一埋,理都没理,径自气呼呼地走了。

 

 

第二天,大伟来到斗龙港畔老人的小屋前。大伟打听过了,老人无儿无女,一直住在这里。

“大爷,您……您真的见过郁金香?”大伟小心地问道。

老人不忙时,会到斗龙港里张丝网捕鱼。此时,他正在收拾丝网。听了大伟的话,他把丝网往地上一丢,没好气地说:“信也好,不信也罢,你不要再问了。”

“我当然信。”大伟说,“您能告诉我,您什么时候在哪里看到的?”

“几十年前,在我姑奶奶的坟前……”老人语气很肯定。

“啊!”大伟不由一声惊叫。他知道,如果真是如此,最起码能够证明这里的土壤、气候是适合郁金香生长的。

“大爷,您能带我到您姑奶奶的坟前看看吗?”大伟看着老人,眼里充满了期待。

“这么多年了,姑奶奶的坟,也不成坟了。”老人叹口气,缓缓地站起身,一声不响地向远处走去。大伟跟在身边,搀扶着……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多远,大伟跟着老人来到斗龙港边上的一块草地上。草地在茂密的柳树、杨树覆盖下,显得阴森森的。不远处凸出一块,似是土堆,只不过上面绿草如茵,各色小花星星点点,几对或白、或黑、或花的蝴蝶上下翻飞……

“这里就是姑奶奶的坟。”老人长叹一声,“这些年我来少了。唉,我得抓紧给她立个碑……”

“您是在这里看到的花?”大伟忍不住问道。

“是的。”老人坐地坟前的草地上,喃喃自语,“那时我虽然小,但已经记事了。每到春天,奶奶都会带我来到这里,一坐就是半天。那时,姑奶奶坟前开满了好看的花,和荷兰花海里的花一模一样……我想掐几朵带回家,奶奶不让。有几回我硬要掐,她就打我的手。不过,她说这花叫洋荷花。细细看,形状还真像开在斗龙港里的荷花呢……”

“奶奶没有告诉您,这洋荷花是从哪儿来的吗?”大伟问。

“说了。”老人完全沉浸在儿时的回忆里,“奶奶告诉我,我老太爷那时是大户人家,家有田地几百亩。那年,从南通那边来的张先生,请来一个洋人,说是帮助建什么排灌水系。那个洋人经常到我老太爷家,一来二去看上了我姑奶奶,我姑奶奶也有心和那个洋人好。可是,我老太爷死活不同意。他说,怎么能嫁给洋人呢?生下的小孩不是让人笑话吗?”

“后来呢?”大伟像小时候听大人讲故事一样,迫不急待地想知道结果。

“后来,那个洋人得了什么病,死了。”老人揉揉眼睛,继续说道,“听说洋人死了,我姑奶奶也病倒了。这一病,就没能好起来。唉,伤心啊,姑奶奶才十七八岁,原本长得像朵花似的……临死前,她把我老太叫到身边,给了我老太一包东西,说是洋人给她的花,要老太在她死后栽到她坟前……”

老人捶捶后背想站起来,可一个趔趄差点跌倒。大伟赶紧把他扶住。

“姑奶奶死后,我老太按照她说的,把花栽到她的坟前。花年年栽,年年开。看到花,一大家子人就想起姑奶奶,就想起那个洋人。老太老了,我奶奶接着栽。我奶奶老了,我妈妈接着栽。妈妈那时还说,等我长大娶了媳妇,她就让我媳妇接着栽。可惜,还没等到我娶媳妇,妈妈就走了,花就没能继续栽下去……”说着说着,老人用手背揉揉眼睛啜泣起来。

 

 

这天,大伟走进了档案馆。

经大爷同意,他从老人姑奶奶坟地上取了一些土,经检测,这里曾经栽植过的“洋荷花”,就是来自荷兰的郁金香。今天,他要查一查,史料上到底有没有记载过这个故事。

翻遍档案馆所存的史料,大伟仅看到一处记载:民国七年,实业家南通人士张謇,聘荷兰国水利专家特莱克来新丰规划、兴修水系。后特莱克卒于新丰。

老人姑奶奶的故事,史料上没有,也不会有吧。大伟隐隐约约地觉得。

他合上笔记本,走出档案馆。此时,正是春风送暖、百花盛开的好时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