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了
一方田亩,认真生活
本文字数:1589

陈 颖

 

夏天我常躲在家中,外头骄阳似火,室内开着空调,隔绝了滚滚热浪。有时在家的时候,父亲下班回来,拎着一篮子瓜和梨,说是从外婆家拿的。外公外婆八十有余,大热天的,却还有闲情逸致种瓜摘菜。记得有年夏天,父亲说,田里的毛豆熟了,老人摘不过来,让我们这些小辈去帮忙。尽管我不愿意,还是不得不去。

我不能理解老一辈的勤劳,我们90后这一代,从小没吃过苦,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夏天恨不得躲在冰箱里。在夏天,顶着烈日,在田间劳作,这分明是活受罪,人活一世,虽说要吃苦,但还是觉得自己不想吃无意义的苦。而大夏天在田里劳作,让自己白白受这累是为了什么?

记得当时到乡下时,前院场地上没人,拴在一旁的土狗冲着我们狂叫,父亲说外公外婆肯定是在菜园子里,现在是菜熟的旺季,田里的茄子、玉米、毛豆都生落得生猛之极,在风中轻轻摇晃,好像要抖擞精神,使出全力往上蹿。等到走近一看,果然是在摘菜,外婆见到我们,高兴地叫了声,然后催着父亲下田干活。

我和表妹被分到一个小板凳,坐在前院的阴凉处,负责剥毛豆。这时听见父亲向外婆抱怨,你们年纪那么大了不好好休息,还弄这些干嘛?外婆笑笑,说道我们做了一辈子庄稼人,离不开菜了,而且我们种的天然无污染,比外面的好多了。

起初我不明白大夏天在田间劳作的意义是什么。后来想起家里源源不断的蔬菜、水果,都是外公外婆亲手种的。或许老一辈的人都留有着种地的习惯,那些在我们看来枯燥难过的生活,在他们眼里,却是真正的愉悦。他们守着几亩菜园,勤勤恳恳地种菜,将自家天然无污染的菜送给小辈吃,那种幸福比任何事物都珍贵。那么除了这层意义,难道没有其他意义了吗?

摘好了菜,父亲母亲就瞄准了门前的枣树,枣树已经成熟,挂着密密麻麻的小枣子,看着很是眼馋。父亲手上拿着根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的长竹竿,母亲拿着个蛇皮袋,顺便给了我们一个。父亲让我们躲在一边,开始抖树,然后枣子就跟下雨似的纷纷落下,拿着蛇皮袋的我们就蹲在地上捡枣子,捡完了这里还有那里,有时候捡得太专注腿麻了都没察觉,站起来摇摇晃晃地等了片刻后,看着满地的枣子又捡起来。不一会儿蛇皮袋就装了满满一袋。我们“工作”得太专注,最后还是外婆过来说开饭了才停下。

这个过程中我心无旁骛地在劳作,以至于身上的衣服湿透了,也没察觉。一阵夏风吹来,我没有感受到夏日熟悉的烦闷,反而觉得压在心头的抑郁一扫而光。在这个夏天的傍晚,在乡下,我感受到了久违的欢乐,那是一种劳动的快乐。有时候,我们在工作中,当我们专注于工作时就会有一种充实的感受,收枣子的滋味和专注于工作时的快乐是一样的,都是一种经过了专注努力之后的回报,有一种成就感和幸福感。有时我想虽然现在我们的生活中有了很多娱乐项目,可如果没有经历过艰难的耕种和专注的工作,那份喜悦的质量或许就不是沉甸甸的。

而外公外婆八十多岁了,依然都勤勤恳恳地守着自己的几亩田地,春天种下种子,每天都用心灌溉,无论严寒还是酷暑,没有一天懈怠过。他们付出了心血、努力和专注,所以再枯燥的种田栽瓜都觉得趣味横生,所以他们活得那样认真,那样有血有肉,那样充实满足。这或许就是大夏天,顶着烈日,在田间劳作的另一层意义。

生活要变得充盈,是离不开认认真真的劳作的,只有你付出了心血、努力和专注,才会得到那份沉甸甸的喜悦。同时这种平凡生活中的细小喜悦皆是生活的风景,一餐一饭,一菜一蔬,一雨一晴的喜悦,皆成艺术。而那些我们在生活中偷过的懒,也会变成一阵阵无聊感扰乱我们的情感。

一方田亩,认真生活。对于外公外婆而言,田亩不仅是家中那几亩田,更是他们认认真真劳作生活的结果。就像外婆外公所说,因为我在种自家的地,属于我自己的地,所以分外认真。不谋而合。在生活中我们也有自己的“田亩”,也就是我们的人生。因为我在生产人生,属于我自己的人生,所以分外认真。在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中藏着的生活细细碎碎的喜悦有着太多的意义和美好,而这样的人生是多么的美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