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了
道是“无关”却有关
本文字数:920

朱国平

 

一个农场主在他的粮仓里安置了一个老鼠夹子。老鼠发现后,去告诉了母鸡,母鸡说,这和我无关,你自己小心吧。老鼠去告诉肥猪,肥猪说,这是你自己的事儿。老鼠又去告诉黄牛,黄牛哼了哼,说:你见过老鼠夹子夹住过一头牛吗?晚上,一条毒蛇的尾巴被夹住,无法脱身。老板娘来粮仓,被毒蛇咬了一口,当即被送到了医院。后来,因为女主人需要滋补,母鸡被杀了煨汤;因为不断有人来看望女主人,农场主把肥猪杀了招待客人;因为花掉一大笔医疗费,农场主把黄牛卖给了屠宰场。都以为和自己无关的老鼠夹子,竟然将看起来确实与之无关的母鸡、肥猪、黄牛送上了不归之路。

这是巴西作家保罗·科埃略创作的一则寓言。

有些事,在许多人看来,确实和自己无关或关系不大。马路上有老人跌倒,无人搀扶,是认为不招事惹事,这事便和自己无关。小学生坠楼,坠的是别人家的孩子,那些以为此事和自己无关的家长,照样在家长群里为当事老师应急处置能力点赞。最有趣的是排队时有不自觉的人从中间插队,后面的人会大声呵斥,叫其到最后面排队,而前面的人则闭口无声,不管不顾,觉得对他们没有影响,便是与他们无关。

殊不知世间许多事,看似和自己无关,但凑巧碰到一定的“机遇”,便有了和自身命运的关联。老鼠夹子和母鸡、肥猪、黄牛,本来确实没有交集,但因为一条被夹住的倒霉的蛇,这些“无关”者全部送了性命。冰川融化,温室效应,即便这些看似和我们相距极其遥远的事,谁能说与己无关?冷漠是一种病毒,具有极强的传染性,这种病毒一旦泛滥,其构成的对社会肌体的伤害,一定会落实到特定的个体,谁都不能超然物外。

一百年前,鲁迅先生的小说《药》里,反清志士夏瑜在古轩亭口就义,华老栓忍痛花费一家人含辛茹苦积攒的血汗钱,从刽子手那里买来蘸着殷红鲜血的馒头,为儿子治痨病。这个故事最悲催之处,不是夏瑜之死,也不是华家人财两空,而是华老栓被打死也不会相信,那个被砍头的年轻人,和他家的不幸,有着任何的关系。这是带有历史印记的时代之痛。

华老栓那个时代早已过去,社会的发展进步日新月异。我们的眼界与境界,自是今非昔比。从“无关”中看到有关,对看似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给以热情和关注,这,既是关心他人,也是关心自己,更是社会进步对我们每个人并不奢侈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