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17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返回首页 |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老党员陈应堂“勇”事
陈应俊
本文字数:1450

草堰到西团的五十里河蜿蜒曲折,它的中点与往东流去的大东河相接。这三岔河口也是三镇交界地:河西是西团镇九一村,河东是小海镇新村村,河南是白驹镇东窑村。大东河从这里往东约2公里到远近闻名的“转水墩”后转弯向南直通窑港河,而“转水墩”往东就是贯穿原南团乡东西的立新河了。45年前,就在这五十里河畔,在这立新河边,如今已经80岁的老党员陈应堂曾多次展现出他见义勇为、奋不顾身的英雄气概。

带领乡亲横渡大河救火 1971年3月的一天下午,时任新村大队第七生产队副队长的陈应堂带着近20个男女劳力在靠近五十里河边的田间劳动。突然,河对面九一村的一处农房冒起滚滚浓烟。火情就是命令。他毫不犹豫地带领所有人员渡河驰援。停在河边的小水泥船只能乘十来个人,他就让女劳力和不会游水的男劳力坐船过河,他则带领几个有水性好的男劳力游水过河。过河前,大家都从这边几个农户家拿上了可以装水的器物。一上岸,大家就带上水奔向火灾现场。因为是草厨房,又是从屋内起火,等大家扑上去的时候这房已经烧塌,距离很小也是草房的正屋已经起火。由于驰援的人数较多又都是强壮劳力,所以,火势很快被压下来了。因为这房子不在农庄点上,旁边没几户人家,更没有几个可以帮得上的劳力,主人董雨楚两口子那天在离家1公里左右的地里劳动,等他们赶到家的时候,火已经全部被灭了。经过清理才发现他们家坐在摇篮里快周岁的三儿子被烧得没救了。原来,这个房子是他父母住的,那天他们家7岁的大儿子、5岁的二儿子和一个6岁的侄女在家里玩。看到摇篮里的孩子睡着了,老人就到屋外做点事去了。事后家人推测,可能是3个大点的孩子在屋里玩火引发的火灾。

初春天气乍暖还寒,深河的水温更不会高。当陈应堂游到河中央的时候,突然腿子抽筋。他没有惊动旁人,凭着一身的好水性硬是抗住了沉下去的危险,并慢慢恢复过来,赶上去指挥并参与了救火行动,避免了一场更大的灾害。

只身救出3个落水孩子  1974年秋季开学前后的一天傍晚,陈应堂在南团开完会后一个人骑着自行车沿立新河北岸回家,当行至今南团砖瓦厂桥西100米左右的时候,突然看到几个孩子在水里挣扎着。他二话不说,甩开自行车连着衣服冲到河里接连救出3个孩子。她们就是时任南团公社新村大队大队长吴广和家的3个女儿。

原来,老大那天到靠河边的地里劳动,两个妹妹就和邻家两个大点的孩子到水边玩水。老三一不小心滑进深水,老二赶忙伸手去拉也被带进深水。岸上的老大见势不好就冲下去拉住老二的手。因为是新疏浚过的,所以河床比较滑溜。邻家两个孩子也早吓懵了,不知道如何是好。陈应堂看到的时候,孩子从落水的地方已经顺水往东漂移了30米左右了。非常遗憾的是,由于岁数小,落水时间又最长,老三被救上岸后抢救无效死亡。现在,老大老二还常和家人一起带上礼物看望陈应堂呢!

抱起着火机器冲出仓库  种植棉花的人都知道,虫口夺棉的关键是第四代棉铃虫的防治。1975年初秋的一个午夜,陈应堂带着机工和几个群众接了上半夜治虫人员的班,在机库里整理机动喷雾器,准备下半夜的治虫突击。这机动喷雾器使用的是个1.6匹的汽油机,当时还是个新生事物,大家对它的习性了解不多。这排草房子的东头2间是机库,西头4间就是棉花仓库。这棉花仓库里已经装了半仓早期的棉花。就在机工为机器加汽油的时候,一不小心将汽油泼溅到不远处的马灯上了。“嘭”的一声,汽油机瞬间成了个大火球。陈应堂没有丝毫的犹豫,毅然抱起这着了火的汽油机就往外冲,直到离开仓库十几米外的安全地带才把燃烧着的机器丢下自己闪到一边。大家冲过去扑灭了他身上的火后才看到,他的衣服已经百孔千疮,左小臂上已经烧出了水泡。至今,他的手臂上还留着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