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1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返回首页 |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相见时难别亦难
周亚峰
本文字数:1328

去年秋天,新浪博客交流群里,玉梅等文友倡议搞一次聚会活动,应者众多。起初,群主阿明邀请去他家乡许昌,后考虑豫南交通不便,外地文友转车麻烦,于是选了位置适中且在京沪线上的济南。

聚会时间初定翌年春天。不料,计划遭遇变化,一场新冠疫情袭来,把大家堵在家里不敢出门,这事只好搁着。到了今年9月,大伙憋不住了,决定10月中旬一定要聚。

到了真的报名参加聚会时,这个清一色的中老年文友群,各种实际困难袒露出来:有的年纪太大,有的坐在轮椅上,有的在毕业班任教,有的在医院侍奉老人,有的在子女家当保姆。如此七折八扣,最后确认能够参加济南聚会的只有十多人。不过,虽只有十几个人,赴会气势还是蛮壮观的,沉沉一线穿南北,从福建到黑龙江,绵延八省有代表。

决定赴会的人,也是下了很大决心的。福建文友树中俊叶,刚做手术出院不久。家人说,你辗转五省去济南不要命了?她说,友情重如山,能下床走路就得去!北京文友杨自记也遭到家人阻拦。他女儿说,青岛离济南只有几百里,往疫区钻那是找死的节奏。老爷子发火了:“只要国家允许交通放行,我就可以去、必须去!”

约定的日子到了。福建文友穿山越岭跨五省骋驰北上;山西文友从运城机场起飞;豫南文友转道郑州跻入主干道飞奔;吉林松原文友先坐大巴到长春,再登火车绕过渤海湾一路向南进发;江苏文友跨长江过黄河第一个到达。

互动多年,“缘”来是你!文友们一见如故,欢声笑语不绝。走进会场,一条“神交已久喜相逢,八省文友叙博情”横幅,看得人心旌摇荡。“文字之友新浪博客研讨会”会标鲜艳夺目,展示着会议的庄严。桌前摆放着一个个博客昵称的席卡,体现对每位到会者的尊重。研讨交流畅所欲言,显示学术争鸣平等氛围。作家文友现场签名赠送博客文集,昭告写博客也能成为作家不是梦想。新浪转赠的会议礼物,恰似给博客爱好者心田输入一股暖流。才艺汇演载歌载舞,使人变得年轻可爱。

山东文友给予高规格礼遇,不仅安排济南特色欢迎宴,还送来许多礼物让外地文友带回家。他们的家人应邀参加文艺联欢,文友清心的女儿即兴用与会者博客昵称作词谱曲,为大家演唱了一首《泉城之约》:“玉梅蓓蕾含香,树中俊叶翠芳。清波晓舟,山涧花溪,阿明荣恩心中自记,泉水叮咚秋色里,文字之旅泉城来相聚,情缘万里割不断。祝福我们开心清心,期待来年再相聚。”

返程前的那个晚上,群主阿明举办告别宴会,答谢山东友人及各省文友。席间,东北文友玉梅触景生情唱歌劝酒:“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喝完了这杯,请进点小菜,人生难得几回醉,不欢更何待?”几个酒量小的南方人,被她灌得东倒西歪。

当夜,他们有的醉了,有的哭了,有的失眠了,有的姐妹竟然深聊到天明。

离开济南的这天早晨,有位文友在宾馆走廊里“吊嗓子”。唱的是越剧《红楼梦·别琪宫》那几句:“相见时难别亦难,一声珍重泪湿罗衫。怎奈是,肺腑知交难分手,但愿得鱼雁往来多传书。”是呢,才相见又分离,从此你我各西东,文友们听得心里酸酸的,有的掩面而泣。

启程了,大家打点行装走出酒店。依依惜别,走上了回家的路。阿明心神不定,竟然乘错了列车车次。玉梅没买到高铁车票只好购普快,在火车上晃荡了18个小时才到长春,继而转乘大巴返乡,倒腾了将近一昼夜。她没闲着,路上不断与团队微信,还鼓捣出一篇聚会见闻《见到你们格外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