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1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返回首页 |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打 蛋 茶
朱明贵
本文字数:1008

过去,日子过得好一些的农家来了亲戚,会用鸡蛋“打蛋茶”相待,既方便又体面。

打蛋茶制作方法简单。视人数,放适量水于锅中烧沸,接着将鸡蛋敲开,蛋清蛋黄整体落入沸水中。文火稍稍闷煮后,锅中鸡蛋呈荷包状,因此也有人叫打蛋茶为“荷包蛋”。或许是担心有人以为是用荷叶包的蛋,人们更多的还是叫打蛋茶。鸡蛋趁热盛入碗中,主人会放进白糖,淋上小磨麻油,笑吟吟地邀请客人面朝南,于堂屋中心的方桌上“用蛋茶”。

通常是哪家的舅舅、在城里工作的本家长辈或者亲家来了,才有可能做打蛋茶款待。一般的邻居来串门玩耍,往往是大人递烟小孩拿糖。至于一般的表亲来了,也就是泡碗馓子、煮个烧饼。不同的接待方式,把客人的身份规格以及乡间民俗里的接待档次标准鲜明地表达了出来。

一般的庄户人家都要养上几只鸡鸭,不仅是为了用蛋换取油盐酱醋、针头线脑,还因为鸡蛋可以做成蛋茶、与韭菜同炒或炖或烩鸡蛋以及将腌咸的鸭蛋切块装盘等等,都是当年农家待客的重头“菜肴”。于是,不管哪天有亲戚上门,奶奶总不会将平时积聚起来的鸡蛋卖尽,家中总有十个八个的“库存”。那群鸡鸭也十分地争气,成天进出于家前屋后的庄稼地寻欢觅食。要下蛋了,会摇摇摆摆,很“佛系”地端坐窝中,产下蛋后“格嗒、格嗒、格格嗒”地向主人报喜。奶奶撒以一小撮玉米或者稻麦以资奖励,却不料被不远处的鸡鸭们发现,呼啦啦扑腾腾涌了上来,奶奶蹒跚着一双小脚,回家取来半瓢玉米,鸡鸭欢快啄食,不亦乐乎。

虽然现在的蛋挞、蛋糕、蛋饼比打蛋茶好吃多了,但农村庄户人家至今保留着用蛋茶招待宾客的传统习惯,只是可以吃上蛋茶的不再是显赫的舅舅或远在他乡的长辈,用蛋的数量也不止是二、三只。比如不久前我路过我的一位老叔家,婶娘就慢悠悠地给我端上了一大碗淋了不知多少麻油,足有七、八只鸡蛋的蛋茶……

记不清是多少年前,某个人家多年不曾来过的舅爷爷,这天上门看望老姐姐。喜出望外的姐姐取出三只鸡蛋给弟弟“打蛋茶”。香气四溢的蛋茶端来,舅爷爷捉筷夹蛋,喝茶下咽,每一个动作都被不远处倚门站着的外甥孙看得真切。通常,客人在接受“打蛋茶”这般礼遇时,一般会留下一只蛋给主家的孩子,一来显示客人有礼貌,二来也让伢儿“刹刹馋”。当外甥孙真真切切地看着舅爷爷把第三只鸡蛋挑进嘴巴并仰头喝下时,伢儿“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神明不过奶奶,她冲了过去,一掌击在门板上,大声斥道:“这胡蜂,咋就爬到我家宝宝脸上了。不哭啊乖乖,不哭,那不自觉的胡蜂被奶奶打跑了……”